您的位置是: 首页 > 新闻资讯 > 博大动态
博大万象
第80期
博大动态   |
DYMAIC
第五批全国中小城市生态环境建设实验区现场考察
2015-07-02
“2014中国深呼吸小城100佳”论坛上的发言稿

发挥资源优势,打造生态循环经济的临江模式

中国侨商联合会副会长、吉林省政协常委、香港博大东方集团主席 王金狮




尊敬的张怀西主任、各位朋友:

今天,我们相聚在风景如画、天高气爽的临江山城。首先要向临江市荣获“2014中国深呼吸小城100佳”第26名表示衷心的祝贺!并祝参加全国中小城市生态环境建设实验区现场考察暨“中国深呼吸小城论坛”的各位领导、专家、学者、企业家,新、老朋友身体健康,开心快乐! 


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发挥资源优势,打造生态循环经济的临江模式》。我讲三点想法,第一个想法是“大健康食品产业”将成为“后房地产时代”的经济支柱之一,而生态循环经济是“大健康食品产业的”基础。第二个想法,转型中的农村经济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必须用全产业链思维整合天赐资源。第三个想法,政府的产业定位必须与招商引资政策同步调整。



香港博大东方集团主席王金狮

与著名土壤学专家陈尊贤博士考察临江生态环境


先说第一个想法,生态循环经济是“大健康食品产业”的基础。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国城乡都在探索新的转型发展方式。最近,政府官员和学者已经开始讨论“后房地产时代”的新经济支柱问题。


 “大健康食品产业”,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吃”的产业。怎样才能吃得安全、美味、健康,它是“从田间到餐桌”的全产业链的食品安全保障体系。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离开了生态循环经济这个基础,“大健康食品产业”就是无本之木。


生态循环经济的核心是“循环”,即生态资源的重复使用。它的第一个层次是生态农业理念。生态破坏、环境污染、食品安全是我国面临的最严重的生存挑战,也是富人移民海外的主要原因。跟沿海工业城市相比,吉林省的城乡工业基础相对薄弱,相对应的是江、河、天空、草原、山地的污染较少,生态基础较好,这正是生态农业的基础。生态农业要求我们用生命去保护并与子孙万代共享上天赐给我们的家乡水土为前提,充分优化利用吉林省长白山地区北温带气候适宜、日照充足、土壤肥沃、水源充沛、空气无污染等优越的自然条件,因地制宜。种植业与养殖业互为依托,通过食物链网络化、农业废弃物资源化、人工和野生物种多样性化,建立良性生态循环体系,促进天赐资源与居民生产生活的和谐发展,实现经济、社会、生态效益的有机统一。


生态循环经济的第二个层次是生态农业科技。生态农业旨在没有特殊化学物质参与的情况下,生产出“完全”绿色农作物。科学家们建议用农业天敌代替农药,用有机肥代替化肥、养殖与种植互为依托等一切生物方式或不污染环境的“纯天然”方式,保持食物资源的有机品质,开启生态与生产永续向好的生态循环境界。


在这方面,德国生态农业很值得借鉴。德国生态农业的要求是,不使用化学合成的除虫剂、除草剂,使用有益天敌的或机械的除草方法;不使用易溶的化学肥料,而是有机肥或长效肥;利用腐植质保持土壤肥力;采用轮作或间作等方式种植;不使用化学合成的植物生长调节剂;控制牧场载畜量;动物饲养采用天然饲料;不使用抗生素;不使用转基因技术。


再说第二个想法,转型中的农村经济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必须用全产业链思维整合生态循环经济资源,以品牌企业为旗帜,开拓国内、国际市场。


在GDP为主导的工业经济时代,农业一直属于弱势经济。如果我们跟当地农民谈生态循环经济,他们也许会问我:我们传统的种植、养殖方法是不是生态循环经济?我们采山货是不是生态循环经济?我们这里产的东西都是原生态的,为什么卖不上好价钱呢?


我的答案是:你们做的是传统的生态循环经济,而不是现代生态循环经济,因为分散经营的农户,不能掌控全产业链安全,没有品牌信誉,不掌握终端市场。


目前,分散农户经营正在面临三大挑战。


一是农户的信誉挑战。在种植环节滥用农药、助长剂、添加剂,致使农产品有害物质超标,农民的信誉在日渐受损。有些农户是缺少农业科普知识和农业科技,有的是故意为之。据媒体报道,在全国各地的农村“一田两制”现象比较普遍。种粮食、种蔬菜、种水果的农户,都要选出几条垄或拿出几棵树,只施农家肥,尽量不施用农药和助长剂之类化学添加品,不追求产量,保证品质,生产果实自家或送亲友食用。余下的大部分 “商品”,则以高产为目标,不失时机地施用各类农药和助长剂,卖给城里人吃。


二是产业链短板挑战。一则农作物作为食品产业链的最初环节,农户无法掌握价格和市场,往往是增产不增收,甚至是丰收反而减收。二则农户生产的粮食、蔬菜、水果、肉类是有机的,无公害的,但是,在中间环节掺杂使假,终端市场不畅通,最终还是损坏农户的利益。


三是公共资源污染的挑战。分散的农户可以管好自家的承包田,可管不了取水灌溉的河流与湖泊,如果水源被污染了,结果长出来的农产品还是被污染了。


我们所说的生态循环经济思维,包括了生产链、市场链和安全链,它是以品牌企业为主体,通过资本与资源的联姻,掌控从绿色种植业、绿色养殖业到绿色加工业,全环节、全产业链的无污染、无有害添加及健康营养指标、市场定价权和稳固的市场布阵空间。生产优势、品质优势和价格优势皆在其中,它将带来中国数千年来以小农经济为主体的农业生产、生活方式的根本性变革。


第三个想法是,新的产业定位与招商引资政策的同步调整。


中央政府在推行新常态经济,对地方政府的启示是应该改变传统的招商引资思路,一是不引进直接污染环境的工业项目,二是不变相引进破坏生态环境和生态平衡的项目。比如,轰轰烈烈的旅游地产造城运动,以大圈地、大娱乐(体育)设施、大商业购物、大住宅建设(居民迁移)、大速度为主要特征。口号是“保护性开发”,实质是生态与环境的大破坏,把城市的房地产开发不切实际地引到农村,结果大多数项目是热闹一阵开始,空城一座结局。


各位朋友,我相信一个预言:就是农业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的金矿。改革开放30年来,如果说第一轮经济增长是技术含量较低的制造业,第二轮经济增长主要是房地产业和信息化产业,那么第三轮经济增长将是包括生态循环经济在内的新型经济。中国大陆有14.5亿人口,占世界的四分之一,这个“全民刚需”的产业需求潜力有多大?不证自明。而生态农业是“全民刚需”的生命线,因为在食品安全这个链条上,越是处于上游产业,越容易引发系统性风险。没有生态农业,就没有食品安全,就没有国民健康。临江能够荣获“2014中国深呼吸小城100佳”的称号,说明这个英雄的城市在和平建设时期守住了长白山生态文明的底线,因而具备了推进农业新常态经济发展的“后发优势”,我们期待临江能够创出一片生态循环经济的试验区,打造出中国生态循环经济的临江模式!谢谢大家!